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色狼

色狼

时间:2018-08-10 「计程车…计程车…」少妇郭玲玉,带着她的幼子,招呼着计程车。
他们要到桃园去。
计程车司机约廿八、九岁,把车子掉过来。他叫庄耀祖,叨着香烟,一双色眼盯在这少妇身上。
计程车司机问:「到那里?」
「我们要去桃园,多少钱?」
「上车吧!不会多要妳的钱…」
「不,还是先讲好了价钱比较好些。」
庄耀祖说:「那就跑錶好了…」
「打个八折行不行?」女人总喜欢讨价还价。
庄耀祖没有表情的点点头,少妇母子上了车。
郭铃玉二十四岁,她的丈夫是个生意人,到桃园是去看她的姐姐,她的儿子只有五岁。
车子开走,庄耀祖把反光镜调整了一下,这样可以看清后座上的郭铃玉。
「小姐住在桃园吗?」
「不、不是。」
「到亲戚家去?」
「是的,到姐姐家去。」
「这是妳的孩子吧?真可爱!」
「那里…」
「先生是作什么事的呀?」
「生意人。」
「太太,妳很年轻,不会超过二十五吧?」
郭铃玉笑笑而不答。
「妳很漂亮。」
「那里…」
车子在公路上飞驰,夜风十分凉爽,小男孩已半卧在她怀中睡了。
「开车真寂寞。」庄耀祖说。
郭铃玉说:「是的,开长途的确很苦。」
「有个伴聊聊还好些。」
郭玲玉发觉,他从反光镜不停的注视她,那目光很可怕。不过郭铃玉安慰自己,总不会发生什么事吧?况且公路上有很多车子。
到了桃园,车子不走大街。
郭铃玉未纠正他,因为桃园她也不熟,过去只到姐姐家三次,但车子越开越偏僻似乎来到郊区。
「不对吧!你不知道地址吗?」
「知道、知道…」
又开了一会,郭铃玉确定是离市区越来越远了。
「先生,你要是路不熟,就带我到市区就行了…」
庄耀祖并不回答,边开车边向车外望。
「先生,我要下车了…」她知道不妙了。
「快到地头了…」
「不,绝不是这儿,我姐姐家附近有很多公寓房子。」
庄耀祖说:「我走的路不一样,等会就知道了。」
当车子驶向一个甘蔗园时,郭铃玉大惊说:「先生,你…你要干什么?」
车在甘蔗园内停了下来,庄耀祖拔出了刀子扭过身子说:「不要叫。」
郭铃玉连心尖也在颤抖了,她知道自己的命运。
「先生…你要钱,我把身上的钱都给你…」
庄耀祖淫笑说:「妳知道我要什么?」
「先生…饶了我吧!我…是一个有了孩子的女人。」
「有孩子有什么关係?」
「先生,这是犯法的,你还是…」
「快下车。」
「先生,求求你。」
庄耀祖挥着刀子,她只好和儿子下车,他迫不及待的要她就地脱衣。
「脱了。」
「先生…做做好事吧…做这种事是没有好下场的。」
「快点。」
庄耀祖用刀子在她面前晃着,小男孩哭起来了。
「宝宝不要哭…宝宝…」郭铃玉抱着小男孩。
「妈妈…他是坏人…我怕…我怕。」
郭铃玉大惊急忙哄着孩子,总算不哭了。
「妳是脱不脱?」
「先生,你就饶了我吧,我把身上的钱通通给你,你到别处去找女人,不也一样吗?」
「X妳娘,妳不脱是不是?」
「先生,饶了我吧…」她跪了下来。
「妳不脱,我就把这个小杂种宰了…」他抓住小孩的一臂。
孩子怕得哭起来,郭铃玉忙掩着小孩子的嘴哄他。因为孩子哭声太大,这强盗一旦光火,很可能真的杀了孩子。
郭铃玉为了孩子,她知道必须牺牲自己。
「不要动我的孩子,求求你…我…我答应你好了…」她忍不住淌下绝望的泪。
这年头三贞九烈的女人固然不多,但被迫干这种事,而且事后是否安全仍不知,她怎会不伤心呢?
「快脱!」
郭铃玉只好脱下衣服倒在地上。
这个甘蔗园的地上自然不平,此时她也顾不了这些,她闭上了眼睛,泪水直流而下。
但是…
等了一会并未感觉一个身子压下来,感到意外。而她却听到了庄耀祖的忿怒低吼声。她张眼一看他已脱下了衣裤,却在怒吼着。她意料不到,为什么煮熟的鸭子而不赶快趁热吃?
他狠狠的诅咒着:「X你娘!X你娘…」
郭铃玉这时才发现,原来事到临头,他那东西不争气,竟然无法达到施暴的目的。
这是多么洩的事?这使郭铃玉在惊奇之余,不由暗暗感谢上苍。
郭铃玉以为这是上天的意思,要不,一个二十八、九岁身体强壮的男人,怎么会举不起来呢?她不断暗暗祷告上苍,及救苦救难的菩萨。
他却在诅咒、漫骂。事实上是在骂自己无用。
经过了很多次的努力,庄耀祖一直无法使那生理现象恢复,他十分忿怒的吼着:「气死我了…没用的东西…」
庄耀祖站着自己用手猛套弄阳具,但它仍然一点勃起的意思都没他有,他此时狠狠的打了它一下。它软弱的摇了摇,仍无起色。
男人如此是十分自卑的。他大吼着说:「滚起来。」
郭铃玉怯生生的站起来,连声说:「先生…谢谢…」
她怯怯的要穿裤子,他把郭铃玉的三角裤夺了过去。
三角裤夺过去,庄耀祖纳入袋内,这使她更加害怕,因为他的行为是不正常的现象。
然后…
他夺过她的皮包,开始搜她的皮包,他搜走了她所有的钱开车走了。
郭铃玉痛定思痛,哭了一场。可是没有穿裤子而裙子又短,不能上路。郭铃玉她没有办法,只好穿好衣服抱着孩子,仍然藏在这个甘蔗园内,渡过漫长黑夜…黑夜里,母子俩抱在一起张着眼等天亮…
好不容易天亮了。孩子高兴的叫:「妈妈…有人来了…」
郭玲玉顺着孩子的眼光看过去,正好有一个早起的老太太,正好经过这片甘蔗园。
郭玲玉高兴的叫:「阿巴桑…阿巴桑…」
那老太太走过来问:「太太,妳怎么在这甘蔗园…」
郭铃玉就将自己所遭受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这老太太听,老太太一听,说:「妳等一下,我回去拿条裙子给妳好去派出所报案,将这个恶司机抓去吃官司。」
不久──
这好心的老太太,带来了一条新内裤和一些早点,又送了她车费。
郭铃玉十分感激的说:「谢谢…谢谢老太太。」
老太太带她到大路旁,说:「太太,妳有看清楚车号吗?」
郭铃玉点点头道:「有!我记得很清楚。」
郭铃玉到了派出所,向值班警员报了案。
当然不久就破了案逮住了庄耀祖,以强姦未遂、恐吓、抢劫被起诉。
郭铃玉深深相信,冥冥中有神明在那紧要关头,使庄耀祖变成性无能而逃过一劫。
当然,生理及医学界人士则表示,过份的紧张,也会造成性无能现像。
但在我们中国,却宁愿相信,这是冥冥中主宰的合理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