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迷伦乱常

迷伦乱常

时间:2018-08-08 十六岁那年,我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对熟女有冲动,虽然甚么也没发生,我倒没想过多年后的今天竟然会有下文,所以谁说:『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话说,年轻时我和父母住在柴湾的『康翠台』,是个小小面积的单位,但对于一家三口的我们来说也算很足够。我记得屋园里有家酒家,在这里也不替他们卖广告了,总之是家小小的平民化中式酒楼,日间喝差吃点心、晚上便是海鲜小菜那类吧。
父母都是公务员,不算富有但也是小康之家,我们常常会到那里吃饭。记得那年,不知甚么时候突然来了位女部长,挑起了我对女人的慾望。我本来以为自己是对同年龄的女生有兴趣些,但不料看见她的言行举止、身型打扮后,感觉竟然是强大百倍呢。
那天是星期日早上,我和父母到那里喝茶,来招呼我们的是位年约三十岁的女部长。她说话时略带轻微的乡音,虽然已经说得很流利的广东话,但从一些说话的尾音,不难知道她是大陆人。
在那时的香港,大陆还未正式攻陷香港,很多刚来的同胞都是做一些普通的服务性行业,我也对他们没多好感,但唯独是她,她说话时温柔绮丽,把我年青的魂魄也勾去了。
当然,主要还是她是位北方的美女,皮肤白晢、长髮到肩,圆眼尖鼻的脸孔上最特别的是她的腮骨较宽,虽是国子口面,但因五官实在太精緻完美,所以整体看来很真的很美丽,有点像年青时的林青霞呢。她个子不高,大约五呎三,但身材却是上佳,有着丰满的胸围,纤幼的腰部和一对修长的美腿。
我也不知道是她的来历还是酒楼的水平,她的衣着却很守旧老土。上身里面是件白色的恤衫,外面是窄窄的黑色西装外套,下身是黑式的西装短裙,肉色丝袜和黑色漆皮高跟鞋。
这身装扮在酒家内实在是平平无奇,几乎所有女部长和经理都是这样穿的,我年少又从没想过比我年长大数年的女人会有可吸引,所以也没留意她,直至我爸爸和她交谈时说:
「玲姐今天真美,春风满面的,下班有约会吗?嘻嘻嘻!」虽然妈妈便就坐在他旁边,她很了解爸爸的为人,就是喜欢口花花的,但实在也是个循规蹈矩的好男人,所以也礼貌的陪着笑。
玲姐答:「哎呀~多谢黄生,真会逗人,但不是呢,我还是跟平常一样吧。来来来,我请你们吃点心?」说着她便挥手叫点心车来,拿了两笼点心放下,再在单据上签了名,代表免收茶介加一的额外收费。
妈妈当然知道爸爸和酒家的楼面搞好关係,除了这些得益外,平时多人的时候,也可以不用排队呢,所以也不介意他这样做呢。
但他的说话,却令我用心的看看,眼前的女人又真的很漂亮呢,她听到讚美后腼腆的甜笑,弯身写字时还露出胸前恤衫半解开的胸口,我都瞪着眼看着。爸爸继续和她打情骂俏,我都听不到,只是很留意她转身离开时,裙下露出的肉腿。
短裙不算很简,但叉却开得高,我能清楚看见大半条大腿,在老土的肉色丝袜下,怎会如此性感呢,我很有冲动想伸手抚摸,更想一览裙下的春光呢。
我记得那刻后,我整顿饭都不停望着她在场内四处出入,看着她和人客说话是的风骚姿态,和偶然站到柜台边休息时,轻脱了半只高跟鞋,我恨不得上前捉住她的美脚又吻又嗅。毕竟我那时太幼嫩,不懂偷看的技巧,很多次我色迷迷的目光都给她发现,但可能她把我当作小孩吧,每次与我目光相遇时总会礼貌地点头甜笑呢。
那天回家后,我也忍不住躲在洗手间内,幻想着她的肉腿,自我解决。
我发现了,除了是星期天外,玲姐都是当夜班的,每天大约三时左右便会踏着单车,从斜路上来,后来我发现她原来就住在『兴华邨』那边的公屋,是很细小的三百来呎单位。刚好,我每週三都是两时半下课,我便会急着赶回家,在斜路底等她开单车经过。
由于她住得很近,所以惯了在家中更了工作服,便踏单车来上班。她穿着恤衫黑短裙肉色丝袜,但穿了白波鞋,虽然很土,但在美女身上,反而变得很性感呢。在国内、台湾或日本,其实穿裙子踏单车是很普遍的,但在香港女生来说,总是会很着意走光,觉得是蚀底了,但其实有甚么大不了呢?!
有时,我会早到,要站在那里等上二十分钟才可以看见玲姐踏单车上斜路的美景,但当我看见那对肉色丝袜美腿上上下下的摇动,她发力上斜路时流汗和喘气,还有偶然看到裙下春光,真的是非常值得呢!!
直到这天,我记得也是星期三,我如常的站在街角等待她,怎料这天她迟到了,上斜路时可能是心急的原故,上到斜路中间时,不小心撞了街边的铁栏杆,整个人飞倒在地上,单车的前轮也弄坏了。
我见她坐在地上,脚眼处明显擦损及扭伤了,我立即跑上前看看,那时街边的途人也围观着。
她面带痛楚地捉紧自己的右足,我坐到她身旁说:
「玲姐!妳没事嘛?!」
她望了我数眼也认不出我,但也说着:「啊...啊...我没事...只是扭伤了...你是?」
我答:「我是『家勤』呀,是黄生的儿子...呢...妳酒楼的茶客,一家三口呢~」
她想了一会,便想起我,毕竟我们差不多每週也到那里吃点心,有时候妈妈没煮饭,我们週日晚上也去吃饭呢。
玲姐说:「噢~对了,是你...我真笨!这么失礼呢...啊...」
我伸手放到她的脚眼处,温柔地揉了两下,心中很兴奋,这时我首次和梦中情人身体接触呢,她起初也想迴避,但见我关心的表情,也让我轻揉着。
「呀!!痛啊~~~别那么大力呢...」这句说话打进我心坎里呢,也不知我幻想了多少遍她这样的说呢,原来她说这话时是多么诱人呢,令我又怜又爱呢。
我也只好停了手,说:「玲姐,但妳总不能就坐在这里,来,我扶妳起来吧!」
她也发现四週的人的目光,便伸手按住我的肩膊,我便把右手潜往她腋下到背部,除了是轻轻触碰到她包住巨乳的胸围外,我还立时嗅到她的腋下的汗味。
噢!!这是我首次闻到成熟女人的体味!玲姐的汗味一点也不臭,反而夹着一些肥皂味,还有很浓烈的香味,但是种没法型容的味道,我只感到一股电流从鼻子直达后脑,接着下体便开始充血了。
我尝试扶她起来,但她的右脚一受力,痛楚便令她失平衡了,我立即把她拥入怀中。要知道我当时虽然只有十六岁,但我是位校队蓝球员,身高五呎十一,所以可以轻易抱住五呎三的小熟女。
她和我拥抱住后,不时说着:「噢!对不起!对不起!!」但她还是没法让右脚受力,我好好的享受着热烫的美女搂住片刻,直至她终于找到平衡,才倚着我勉强站住。
我扶着她来到单车前,她看见前轮已经弯成一团,心中难受,说:「哎呀!!!惨喇,弄坏了...我已经迟到了...」
我便说:「玲姐,不用担心呢,我朋友在单车铺打工,不难更换前轮呢,放心吧!我先扶妳上去酒楼,接着我便回来拿单车去维修,好吗?」
不料,玲姐望着我,眼里有点泪光说:「这...这怎好意思呢,这都不关你的事...」
我笑说:「别傻啦,很小的事呢!还很痛吗,来我扶妳...」
但我俩行了数步后,她还是不能继续,我便二话不说,站到她前,弯着腰,说:「玲姐不介意,我可以背妳呢!」
这情况下,她怎会介意呢,便轻轻的靠在我背上,她的胸围原来很薄很柔软,我可以清楚感觉到她的乳房真的是又大又挺呢。
我背起她后,伸手托住她的大腿,那丝袜暖肉的感觉又是另一番风味呢!!我还细心的,轻轻拉下短裙,确保她不会走光呢。她见我这样做便放心的把双手扣住我的颈项。
其实美人体重很轻,上斜的这段路一点也不辛苦,反而是最美好的享受呢。
来到酒楼里面,茶市过后各员工都在休息,女服务员看见我背着玲姐,便立即上前,说:
「玲姐!!发生甚么事?!妳没事吧?!」
玲姐还在我背上,答:「踏单车发生意外,没大碍,只是脚眼扭伤了吧!」
片刻间,更多的员工、厨师都围住我们,其中的点心师傅说:「哗!!真的肿了起来,梁经理知道了吗?!」
有女员工立即跑了到里面,另外的侍应说:「唉唷,若然梁经理知道老婆这样,肯定心痛呢!」
那刻,我才知道玲姐原来已经嫁人了,而且还是这酒楼的经理,这也是她来这里打工的原因吧!我心中酸溜溜,但对自己说,这么美的少妇,怎会没男人呢,真傻!
不一会,梁经理便来了。我以前也常常碰见这人,他是个瘦骨嶙峋的中年男子,偶然也会见他在酒楼的后门抽烟,看他的容貌应该比玲姐年长十多岁吧!
他来到我面前,不先问玲姐伤势,反而问我是谁,我便答:「我?!我是这里的常客...看见玲姐的意外,便帮忙吧...」
他面黑黑的说:「啊~那麻烦你了,但...你可以放下我太太吗?!」
我立即放下玲姐到餐椅上,面露尴尬,毕竟我是心中有鬼呢。但玲姐却很劳气地说:
「你这是甚么态度呢?!人家救了你老婆,还背着我上斜路来,你吃甚么醋!!」
他语气也很重地说:「我也没有说不感激呢,但他可以先上来找我们帮手,我看他的表情也很受用吧!!」
这说话倒令在场的员工都不懂说话了,各人也觉他理亏吧,只好假装离开,把视线转开。
玲姐再说:「你这份人真的不可理喻!我请假了!来,家勤,你可以背我到外面搭车吗?」
我不敢乱动,但口里说着:「当然可以啦...」
梁经理却老羞成怒地拉着玲姐,要背起她,说着:「妳别逞强!说这些话气我是没用的!来,我背妳~」
玲姐却一手推开他,挥着手要我上前,我便立即照做。这却令梁经理更气愤,瞪大眼睛望着我,说:「小朋友,你试试我会不会捧你!!」
玲姐见我原地不动,便自己站起来,单脚跳着往我前来,对着梁经理说:「你痴线的!别碰我!!!」
我这便接着她,让她慢慢的爬在我背上,梁经理真的想上前对我动粗,幸好身后的师傅们把他拉着,说:「经理,你们别又吵了,你还是由她走吧,别乱来...」
女服务员都很保护玲姐,也上前隔着我们,还说:「别这样好吗...很小事,这小孩也是好心呢...」
另外的女工对我轻声说说:「那...你便送她搭计程车到诊所吧,来来来,姨姨这里有钱,你如果有空便陪她同去,可以吗?!」接着便塞了一百圆进我手中。
背后的玲姐,开始哭泣,说:「呜咽...家勤,对不起呢,麻烦你了,你别理他,他有精神病的~~来!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
于是我便快步的背着她往外面跑,来到街上,我们截了辆计程车,便一同上车。
在车上,玲姐却对司机说:「唔该,兴华邨~」
我便问:「玲姐,妳不用看医生吗?」
她答:「这种伤当然不用了,我以前在乡下时也常弄伤,也是自己涂跌打酒便可呢~啊,对了,家勤,玲姐可以了,你还是先回家吧,不用陪我呢,我也是回家吧!」
我笑说:「兴华邨这么近,我先送妳上楼,再自己行回家便可以了,妳别这么客气呢!」
她说:「但...还是不好意思呢,这不是麻烦了你吗?」
我答:「...其实,你先生也没有猜错呢,我也很乐意照顾妳呢...玲姐这么美,我...也喜欢多亲近呢!」
玲姐却破涕为笑,说:「嘻嘻...我?!你真懂逗人,但是...怎说也好,我还是多谢你呢,如果你喜欢,便麻烦你了!」
我笑容满面的点头,她可能是见我态度纯真,在计程车的后座内,伸手轻轻拖着我手,用另外的手抹乾眼泪,笑说:「家勤喜欢亲近玲姐,便多亲近吧,嘿嘿!」温暖又幼滑的手拖着我的那刻,我虽然心中高兴,但却感受到她的情只是温馨的亲爱吧!
**************************************
来到兴华邨的单位内,是个细小的三百来呎一厅两房,满布杂物的空间。看来梁经理平常的生活也很随便,到处也很凌乱,更发现原来两人是分房睡的。
玲姐把沙发上的杂物搬开后,便邀请我坐下,又湛了杯水给我。我见她拐着拐着的,便叫她坐下来,问:
「玲姐,妳还是别乱动,妳告诉我跌打酒在哪?」
她说:「嗯,在我房内,床头柜的下面格便是了...但家勤,别麻烦你了,我休息一会自己可以涂了,不好意思呢!」
我没理会她,擅自进入了她的房内。发现她的睡房虽然很细小,开门后便撞到床边了,到处也摆满东西,但却也很整洁。我闻到她房里,便是她的味道,是熟女香。
打开第一个柜门,我看见放满了她的内裤,面上立时一红,手中拿起一条黑色的绵内裤,心想这便是她最贴身的衣物,有一刻冲动想据为己有,但她的声音吓怕了我:
「在那里吗?是柜的下格呢。」我虽然背着她挡住视线,难道她看到我的举动吗,便立即把内裤放回原位,但竟然又看见内裤堆下,藏了支小电棒,我那时虽然年少,但也看过不少色情电影,知道那是甚么,心中对她又起了几分慾念,心想:『外面的玲姐是个真真实实,有肉体需要的女人啊!!美人色情真美妙!!』
我感到下体微微硬起来,我毕竟是个少年,很容易便冲动了,但也立即把柜门关好,打开下面的门。这里果然只放了些日用品、护肤霜等等。我很容易地找到跌打酒,便立即把柜桶关好,回人到客厅。
来到沙发前,玲姐已经脱下波鞋,露出肉色丝袜下的脚掌,我从未对脚掌有甚么反应的,但不知何解,在丝袜下的美脚令我很兴奋,我跪在地上时,还可以看到玲姐大腿间的短裙被扯高了,露出里面的内裤下端。
可能是因为玲姐在自己家中不会留神,我看了两眼,害怕给她发现,便立即望回她的脚眼处。
我人生中首次握着女生的小脚,还是位成熟的美人,心跳得疯了,强忍地说:
「这...这里...还痛吗?!!」
她说:「呀!对...就是那里了,看来是肿了对吗?!」
我温柔地轻抚了两下,隔着肉色丝袜的感觉太色情了,我下体已经完全硬透了,只好借角度避开不让她看见。接着,我便把跌打酒倒在手上,双手互相磨擦数下,直至开始暖了,便涂在她的脚眼上。
可能是我力度大了,我拿住她的脚眼磨擦了数下,她便叫了出来:「啊呀~~呀!痛呀...轻力点啦...」
听在我耳内却像叫床声呢,我被她的叫声勾走了我的魂魄了,还继续磨了数下,好好享受她的叫声:「呀~啊呀!!」这叫声和我每晚自浊时幻想的声音不同,但却更诱人呢!!
我不忍心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美人的痛苦上,便放轻力度,温柔地慢慢按摩,她只感到微微痛楚但又带些舒缓,轻轻叫着:「嗯~~啊...哎...啊~~」
这又是别番的挑逗呢,我一边按摩,看着她的大腿被震荡得白滑的软肉在跳着,她的美腿伸直了,更能看清裙下的白色内裤。
「啊~~啊~~哎~~哎~~」耳里是沙哑的呻吟声,眼里是美腿震动和裙下春光,我享受着前所未有的快感,下体硬得快要洩了。
我不断地按摩,面上也冒汗了,在细小的主所内,我正享受着这日思夜想的女人,渐渐不知时间了。
直至她突然说:「啊~家勤...你...累了,可以停了,我舒服多喇!谢谢你,你还是快坐上来吧,跪得脚也酸软了!你看,你满头大汗了...真不好意思呢!」
我事实上也真的累了,不知按摩了多久,思想还留在爱慾之中,傻傻的站起来坐在她身旁喘气。
玲姐看见下身那里凸了出来,我也是那刻才醒过来,我的身高刚好就把那里放在她面前。我见她面上一惊,尴尬得不敢直望,叫了出来:「哇!!!」
我边说着『对不起』边用双手遮掩,但因为腿部肌肉麻痺了,整个人失平衡,往后跌在地上。
玲姐又吓了一跳,叫着:「啊!你没事嘛?!」说着便扶着椅边站起来,弯身望着躺在地上的我。我的臀部撞在地上,用手摸着屁股,叫着:「唰~~~哎呀~~~~哇!!」
玲这紧张的望着我,但我却又被她裙下的春色迷住了,瞪着她裙下肉腿间的白色内裤。她发现我的视线,下意识把腿合起来,但这又没法再弯身拉我起来了。
我知道给发现了,再加上此刻双手按摩着自己的背部,前面裤裆那里又尽现眼前了。我尴尬极了,忍痛想爬起来,说着:「啊...玲姐...对不起!!对不起了!!我没心的!!!我...」
玲姐见我面红红,紧张得快要落泪般,便放弃仪态,让自己大腿擘开,弯身拉着我的手臂扶我起来,坐在沙发上。我不敢作声,垂头丧气地说:「我真...对不起...妳!!」
没料到,玲姐竟然也坐到我身旁,轻轻拍着我的手臂,笑说:「家勤别这样,这...这没甚么大不了呢,玲姐又不是没穿内裤,看见便看见吧,至于你那里...」
我听她说到那里,更是紧张地说:「我我我...不是那样的,只是...我其实...」
玲姐笑说:「我明白呢...你是个年轻小男生,要你替我按摩,是我不对呢...我们刚才那样,你有反应也是很正常的,别担心呢家勤!」
我听她没有嬲怒,才稍放心,但却反而更觉尴尬了。
她却坐近些,贴着我身笑说:「倒没想到我还有些吸引力呢!...嗯...这其实是家勤对玲姐的一种讚美吧!嘻嘻嘻,不是吗?」
这是我第一次认真地衷心欣赏女人,玲姐真好,她不单只没有恼我好色和打她坏主意,反而转过来安慰我,我忍不住热泪盈眶地望住她。
玲姐,见我流下眼泪,更是紧张起来,把面和我对得很近,用手替我抹泪,说:「哎呀~真的没大不了呢,玲姐又不是少女,你这是...真傻呢!
家勤,是你照顾了玲姐嘛,怎会反过来这样呢!我是真心的,你喜欢我,我很开心呢!!」
说着,她竟主动把嘴唇印在我嘴上轻轻的吻了我一下,我完全不料她会这样,整个人吓呆了。
她停了片刻,我才定神,她却再吻了多一次,这次我终于可以感受到她的气味、温度和湿度。她把嘴唇轻轻开合和我湿吻了一会,舌头轻轻碰到了数次,便分开了,说:
「喜欢吗?!」
我点头,不再尴尬了,心情也平复了。
玲姐再说:「那便好了,玲姐知你喜欢和我...亲近,但是这是假象呢,你刚发育,会有这想法很正常,但是你还小呢,我们只可以这样...算是玲姐报答你的照顾吧。」
说罢,她和我拥抱后,我便起来离开了,临走前,她说:「我们改天再见吧。你来酒楼,玲姐请你吃点心,嘻嘻。」
但是,那天之后,我却再没胆量面对她,就算父母到那里吃饭,我也必不同去。半年后,我便到了澳洲留学,再也没见过这位熟美人了。
**************************************
十年过后,亦即是去年春天,那时我在墨尔本那边毕了业后在则师楼当见集建筑师,生活忙得透不过气,但幸好,我的女友很体贴又很照顾我,所以虽然澳洲的生活有点苦闷,但我也真心打算留在那边落地生根。
话说,我的女友Megyn是我的大学同学,她是北爱尔兰人,祖父是第一代来澳洲的移民。她家里很多兄弟姊妹,她排第六,是家中的幼女。我初到墨尔本时,英语说得不好,整天都只和当地的华人接触。
直至我入大学的第一年,Megyn是我物理科的作业伙伴,她对我非常友善,是我首位外籍朋友。她不单只没有取笑我,还常常对我说,她的粤语比我的英语差一千倍呢。
我也不知道是孤独或是好奇,我很快便主动追求Megyn,她常常说自己喜欢亚洲人,但没想到会真的和我拍拖呢。和她一起以后,除了我常常要陪她回家和跟她的朋友一起,她也会主动见我的华人朋友,亦尝试学听些少粤语。
和男性朋友说起,他们总会觉 我是个异数,因为我的初恋女友是个洋妞,人生唯一的性伴侣竟然是位洋人,倒未试过真正的华人女生。我也赞成通常会是相反的,但Megyn对我很好,我们床上也很协调,她是个朴素女生,不多喜欢打扮,上床时也很简单直接,我俩都是脱光所有衣服后,她会替我口交一会,我们便男上女下的结合,虽然不刺激,但也很舒服。
我和Megyn一起时是十九岁,她和我同年。她虽然是金髮的洋人,但身材不高大,只有五呎一吋,五官也是精緻幼嫩那种。蓝色大眼睛,鼻子尖但细小,除了她金色的体毛比较多以外,她是接近华人女生的身型吧。
我记得首次认识她时,我也想,这个洋妞的五官这么美,怎会没男生追求呢,但后来我了解到她身边的朋友都喜欢有曲线的女生,很多人也笑她胸部太平了像个小男生般。但对我而言,32B的身材却是得心应手呢。
可惜,常言道:『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我和女友同居了七年,她喜欢平淡的性生活,对我来说早已乏味了。
我记得这天,收到爸爸的电话,说他要再婚了,邀请我回港出籍婚礼。
对了,我倒还未说清楚一些细节呢!
在我留学后不久,家中变得清静了,父母可能是失了重心,或是他们之间的问题一早存在,二人决定离婚了。出奇的是,妈妈反而是最早结识新男友的,她的男友是部门的主管,两人每隔一两年也会来墨尔本探望我,从她们恋爱的故事来看,Megyn对我说极可能是妈妈出了轨,爸爸才要离婚呢。
爸爸多年来也是一人,没料到突然听到他的婚讯,我也吓了一跳。Megyn说她打工的诊所很难请假,说时间这么突然,没法和我一起回港。
我知道她一直也想到香港逛逛,但既然这次不能同往,便只好等下次吧。
我已经十年未回港了,因为这次是爸爸再婚,所以不方便到妈妈那边住,便只好到爸爸那边。再说,妈妈的男友算是富有,家住跑马地蓝塘道的豪宅,他的两个女儿早结婚了,现在只和我妈同住那里。
相反,爸爸还住在柴湾的康翠台旧宅,他还刻意收拾好我的旧房间让我住。
安顿了后的第二天早上,爸爸的未婚妻晨早便买了白粥和油条上我们家中,我刚梳洗完,他们已经在餐桌等候。
「哈啰,家勤!相片看过很多遍了,终于可以见面了,我是『可儿』!」
我一看,立即吓了一跳,说话的是位不足三十岁的女子,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年岁,身穿红色没袖恤衫和白色小短裙,这怎会是我的后母呢?!!!
我望着爸爸,一时不懂回答,只是傻傻的坐到餐桌前,可儿便递了一碗粥给我,还满面笑容的,很想我接受她的模样。
爸爸这才说:「快点吃吧,吃完后,我带你去试身做礼服。」
可儿坐在爸爸身旁,轻轻打了他手臂一下,说:「哎呀~立新啊!你也别这么急呢,家勤昨晚才到步,先让他休息点吧~急甚么呢!」
我从未听过别人这样亲暱的叫爸爸名字,因为妈妈从前也只会跟我叫他作『爸爸』。看她的神情,知道她们关係很要好了,我心中也想老夫少妻在澳洲也很普遍呢,为什么要大惊小怪呢!
爸爸果然很听这位未来后母的话,但见她年轻貌美,说话又温柔大方,再看看她的身材,和露出的长长美腿,我心想,爸爸已经五十五岁了,取得这样的妻子又怎不会千依百顺呢?
话虽如此,我知道他们后天便行礼了,我也真的不能再耽误时间,便坚持和爸爸去试身。可儿还有很多结婚的事要忙,我也庆幸有些和爸爸单独的时间。
来到『太子道』的礼服店,我边试身边谈天,他说:
「家勤,我四年来没见面,你又没空回港,不怪爸爸没多点来探你吗?」
我笑说:「爸爸,我不是小孩了,知道各人有各的生活,就算是父子也一样啦...爸爸,你别太紧张吧,真的,你是个好爸爸呢,你照顾了我这么多年了,也是时候为自己打算,让自己开心吧!」
和Megyn这么久了,当男人的难处我也略懂一二。我这个爸爸向来也是如此的,往往都是放别人在先,虽然表面是个很风趣幽默的人,但内心却很介意别人的看法。这么多年为家庭牺牲了很多,就算是离了婚也等了这么多年才再婚呢。
我这由衷之言没想到感动了他,见他咽喉啃住了,眼有泪光,他突然笑笑,说:「家勤真的长大了!嘻嘻,对了,Megyn还好吗,没见她很久了~」
我鬆鬆膊,笑说:「还好啊~但她妈妈那天暗示我们该结婚了,我却说先要正式拿了牌照后才结呢~」
爸爸说:「这也难怪呢,Megyn的姐姐们都早结婚了吧,况且你应该是他们家中工作最有前途的呢,不是吗?做人父母的都想女儿嫁得好吧!」
我摇头笑说:「不知呢,但她几位姐姐的丈夫真的是比较懒惰的,哈哈哈哈!!对了,那...爸爸在哪认识可儿呢?」
他笑说:「说起来有点难为情,原本我们打算篇个故事给你听,但知道你想法这么成熟,我也不介意老实说,可儿是爸爸朋友的女儿...」
我笑着地装出惊讶表情,说:「哗!!爸爸真厉害!!」
他笑着,略带害羞地说:「三年前,那年冬天我的风湿病发作,连买饭盒也行动不便,幸好我的朋友住在附近,便来照顾我。过了数天,这位朋友要出门,但还很好的安排了女儿照顾我!
可儿在国内出生,来港只有几年,以后在国内时是当中医的,但来港后没有认可,找不到工作,便当私家看护了。我那么年轻,当然不需要私家看护,但却邀请她当我的中医。她接受了,没想到她也很厉害呢,不出三个月,便把我的隐病都医好了,身体还...很强壮呢!」
我猜到一二,便说:「那,当然是她起初也有收你诊金,后来...变成免费了,对吗?」
爸爸垂着头,笑说:「差不多吧...详情不多说了,总之,我们逐渐发展起来了!你看看爸爸的面色,是否年轻多了!!」
我看看,果然真的是皮光肉滑呢,一点也不像五十多岁,我却说:「这也不一定是她的医术高明呢,我看,可能是因为有了爱情滋润呢!!」
他却说:「不是呢,不只这样,爸爸连...那个...也回春呢!!!哎呀,真不应该跟你说这话!!」
我笑说:「没要紧呢~~~但真的吗,爸爸回复当年勇了!可儿这么年轻,这事也不可不重视呢!!看来,她为着自己的幸福,也要用上最好的药物吧!!」
爸爸见我毫不尴尬,便再说:「哎呀!!还是怪她医术太好了,这...这才弄出意外来!!」
我吓了一跳,恍然大悟,说:「噢!!!怪不得爸爸这么急要再婚了!!可儿面色红润,原来是有喜了!!!恭喜爸爸呢~~」
他却苦笑说:「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是否值得恭喜呢,我年纪不轻了,不知还有没有魄力照顾小孩呢,但我知道可儿很喜欢小孩,令她怀孕我有说不出的喜悦呢!!」
我自言自语地说:「没想到我会当哥哥呢!!感觉真怪,但...爸爸,不用担心呢,往后我会好好看顾我的弟弟或妹妹呢!!」
爸爸说:「是弟弟呢,四个半月后便出世了!!!」
我见爸爸灿烂的笑容,是我从未见过的,便上前和他拥抱,轻轻说:「我...也替你高兴,爸爸!!」
**************************************
很快便来到结婚那天,婚礼非常简单,因为爸爸是独子,我们没多亲戚,而听说可儿的爸爸几年前过身了,只有她的妈妈,亦即是爸爸的那为朋友。女家的亲戚都在国内,所以婚礼选了在湾仔的小酒家举行,只有五围枱,全都是朋友,另外爸爸安排了律师到场监礼。
一切都很简单,所以我也不需要帮太多忙,只是较早到场协助布置小小的偏厅。
五时半左右,爸爸吩咐我到酒家楼下接可儿的妈妈,我在那里等了好久也没见蹤影,正打算致电问清楚地点,突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家勤~~~你好吗?!」
我回头一看,竟然年少时认识的玲姐?!!真的凑巧呢!
我说:「玲姐?!哗!!这么巧,在这里碰到妳,真的很久很久没见了!!妳...怎么一点也没变呢?!」
我话虽如此说,但眼睛不停地打量我这位儿时暗恋的对象,我想想计计知道她应该四十多岁了,但见她面上还是和以往般又白又滑,除了轮廓消瘦了而且眼角有轻微的鱼眉纹以外,看起来真的像三十六七岁呢!我再看看她身穿了黑色红边的窄身短旗袍,看到她的上围和纤腰跟以往差不多,但臀部和大腿却明显的丰满了。
但奇怪的是,这却令她的曲线变得玲珑浮凸,连接着黑色丝袜底下的修长小腿和纤幼蛇腰,整个身型看起来又成熟又性感。我忍不住望着她不起眼的小肚腩,显然是熟女的特徵,但这很细小的脂肪却令穿起这身旗袍十分称身。
我俩闲聊了几句,我说自己刚从澳洲回来等等...我说话时却是心不在焉,眼里还是享受着眼前的美人身驱。
我只是想着,以前玲姐的体型是完美无暇的少妇曲线,但这刻的她身体每处都像蓄势待发般,熟透了的真女人盛放着原始雌性的求偶讯号。她的一举首、一投足都是风情万种的。我看着她面上的浓妆,又长又密的睫毛把夺魄勾魂的双目遮掩,加上身上浓郁的香水味,我霎时间呆呆的站在那里瞪着。
没想到玲这却盘手在胸前,笑容满面的任我打量,既不作声又不阻止。过了片刻,我回魂了,便说:
「啊~对了,玲姐,妳穿得这么美,我还是不阻妳了,但...可以留下妳电话吗,我们改天聚旧好吗?」可能是在外国久了,换转是以前的我,必没胆量拿她电话号码呢!
玲姐又是笑笑,接过我的手机后,便输入了她的号码,交还给我。接着我便说:
「好了,那再通电话吧~」但她却迟迟不离去,我正觉奇怪,她轻轻弯着我手臂,我受宠若惊,却听到她说:
「家勤看看我的打扮~」
我再欣赏她的黑色丝绒旗袍,袖边和裙脚都有红色绒条子,加上颈项前的珍珠鍊,枣红色披肩,紧束的头髮成髻虽然和美豔的妆容不衬,但也不失庄重。
她见我没反应,便说:「傻瓜,你在等谁呢?」
我说:「爸爸的未来外母...噢!!!!!!!!没可能~~~~」在我说这话时,她却不断点头。
她说:「可儿是我在国内和前夫生的女儿,几年前终于成功申请她来港居住了,别那么惊讶...我十七岁不足已经生了她,我并不是老妖怪呢!嘻嘻嘻!!」
我这才明白,说:「爸爸说照顾他的朋友便是妳~~噢...明白了!!」
说着,玲姐便弯着我手和我步进酒家,一入内,酒家的经理便欢迎地说:
「玲姐!!!我才刚知道原来是妳嫁女,妳早点知会我嘛,我们给妳打折和安排得更好吧!!」
玲姐风骚地说:「强哥,现在打折还未迟呢!!」
那经理强哥却说:「哗~~玲姐妳吃甚么的,怎么越来越年轻呢,这么年轻貌美的外母,我做了几十年人还是首次见呢!哈哈哈哈!」
我望着玲姐给强哥利是时,望向新娘子可儿,二人又真的不像母女,如果玲姐不是刻意把头髮结成髮髻,二人倒像姊妹呢!
我把玲姐送到可儿前,二人便喋喋不休地说话,接着便躲进新娘房去了。我闲着没事,便和爸爸聊天。他才告诉我,原来玲姐十六岁时在湖北那边早婚及生了个女儿,因为她年轻时很漂亮,认识了个在酒楼打工的梁经理,申请她来港工作,当然那时她不能对那人说自己已婚和有女儿。
她原本打算安顿好一切再替女儿和丈夫安排,但怎料来港后才知道梁经理原来也只是家徒四壁,一时间也没办法。过了两年后,丈夫已经在湖北再取了,也没打算来港,女儿也有后母照顾,逐渐便放弃了安排她来港的念头。
虽然后来她还是常常回乡探女儿,发现前夫当了个小干部,生活不错,相比自己在香港挨穷好多,但也只好认命了。那个梁经理虽是个大醋埕,但对她也算不错,二人一起二十多年,还是三年前才正式离婚。
至于可儿数年前爸爸过身了,便经过玲姐安排下申请来香港工作,但来了后她不愿当酒家,想做回以前学的中医,往后的事我也知道了。
而玲姐还是在那家酒家打工,不过已经是经理了,梁经理反而回了国内取了个妙龄少女为妻了!
我和爸爸谈了好一会,时间差不多了,各宾客也来了,婚礼也正式举行了。我被安排坐在玲姐身旁,也让我俩可以聚聚旧。
婚礼很简单,很快便完成,她们没有多安排余兴节目,反而给了爸爸的朋友机会来灌他喝酒。最好笑的还是很多的朋友也不相信玲姐这么年轻貌美竟然是外母,纷纷上来包围她又逗她又要和她喝酒。
玲姐因工作关係,很友善,加上这晚她心情好极了,也风骚地和宾客打成一片。记得爸爸的同事华哥,是位海关的高层,整晚拉着玲姐,像蚂蚁追蜜糖般。
华哥:「来吧,外母,今晚这么高兴,我再敬你多一杯,要乾的啊!!」这位华哥和爸爸年龄差不多,这刻已经喝得满面通红,脚步浮游,但见他色迷迷的望着玲姐的旗袍高叉。
玲姐却其实酒量很好,喝了整晚还是面不改容,但心情却越来越高涨,也不理仪态的让华哥拖着手,拿着酒杯说:「哎呀,你硬是叫我外母、外母的,我比你年轻多呢,你这样叫我当然不喝啦!!」
华哥见她说得风骚,立即改口说:「啊~~对不起,是我错!!我先罚一杯!!对,应该叫妹妹才对,那俏妹妹,可以喝了吧!」华哥先乾了一杯,再斟满另一杯,对着玲姐笑嘻嘻的。
玲姐甜笑地把一水杯的红酒乾了,甜笑地说:「好了吧~满意了吗?」
华哥却越行越近,倚着玲姐,淫笑说:「当然未满意啦...来来来,再喝多杯啦,大美人!!!」
玲姐听到他说自己是大美人,心里很受用,便接过他的酒杯,我看了整晚,心中有点不悦,便起来说:「华叔叔,哪有这样的道理呢,来吃喜酒不应该恭喜新娘新郎吗,怎么整晚灌人家外母呢,嘻嘻嘻~」
华哥望着我,醉得眼睛也不能正视了,说:「你~~啊~~家勤?!这么大了,哈哈哈~~你坐下,大人说话,小朋友不準搭咀!!」
玲姐望着我,见我保护她,甜思思的笑,又摇头示意她没有问题,可以再喝,我却不忍心,拿过她的酒杯,对华哥说:
「华叔叔,我这么多年没见你,你也要和我这小朋友喝杯吧?」
华哥见我这个后辈要敬酒,不愿示弱,说:「好!!但小朋友,你的酒量还差得远呢~」
说罢,我俩便互斟互饮了两大杯。他再斟第三杯时,玲姐便拉着我手阻止,说:
「哎呀,华哥放过这他吧,来来来,还是我来敬你好了~」
不料,华哥醉了不傻,摇头说:「不!妳俩个一唱一和的,这不是以二对一了,怎公平,要喝便三人都喝!!」说罢他又拿起另一瓶红酒,多斟了一杯给她。
幸好这时,爸爸和可儿回来主家席了,见我面红红的,玲姐也开始瞇眼了,便从我手中抢过酒杯说:
「阿华!!你别总在搞事,哈哈哈,别欺负小孩呀!!」说罢立即乾了我那杯酒。
华哥却无奈地笑说:「唉~谁欺负谁也未知呢!!没料到家勤也颇有酒胆呢!!哈哈哈~好,外母...不不...美妹妹,我们也乾吧~」
可儿立即想上前顶替喝酒,但玲姐却豪气地快快喝光了。华哥看状,也立即乾了自己那杯。我其实早前也喝了不少,加上这几杯急酒,也开始摇摇欲坠了。怎了就这刻,华哥突然『劈啪』一声,整个人跌倒在地上,醉倒了。
各人也忍不住大笑起来,爸爸和几位好友立即扶起他,让他躺在侧边的沙发上,他立即睡着了。
接着,晚宴到了尾声,甜品也上过了,各宾客陆续起来,我便和玲姐,爸爸和可儿到出口送客。各人看来也尽兴,均送上祝福后离去。由于客人不多,过了不一会,整个偏厅便剩下我们四人了。
爸爸安排了和新娘到酒店渡春宵,让我独自回柴湾。玲姐也住那里,我当然是负责送她回家呢。
上了计程车,看看手錶已经十一时多。玲姐心情很好,不断和我聊天:
「家勤,你爸爸说你快要结婚了,而且对象是洋人呢,如果在港摆酒一定要请玲姐呢!」
我笑说:「还差远呢,我也不打算这么年轻结婚,再说,玲姐现在是我的...」
我一时间也想不清应该怎样称呼她,但她却说:「应该是...外婆呢!哈哈哈哈!!」
我说:「对了,如果我结婚了,外婆又怎会决席呢,对吗?!!」这话出了口,我俩都笑了,反而前座的司机从倒后镜打量一番,心中定必在想:『这个年轻少妇怎会是这男子的外婆呢?!』
玲姐说:「你俩一起多久了?」
我说:「七年多了!但...不知怎样,我还是觉得不太对...」
玲姐伸手轻捏着我面,说:「嗯!你这小鬼,拖了人家七年才说不太对,这样对女生多不公平呢!」
我笑说:「我也是这样想,所以才认真考虑结婚呢,但是...明知不合适,为了负责任才结婚,又是不对呢!」这刻的我忍不住偷偷看着玲姐旗袍下露出了的大腿。坐在后座位内,旗袍被微微拉高了,露出被黑丝袜紧紧包着的大腿,在车外的街灯下,她的坐姿没有长辈应有的端庄,可能加上酒精的关係,玲姐很放鬆的张开双脚,肥美的肉腿看在我眼中带着无尽的诱惑!
倒不知道是酒精令我迟钝或是胆大呢,整个晚宴中我也不时常常偷看玲姐,但总会在她不为意的时候,但这刻我望着她轻轻的摇动大腿时,我竟然呆呆地望着,直至玲姐突然说:
「怎么?!我胖了很多,对吗?!」说着她用手轻轻一扫大腿,再转头望着我。
我才醒来,答:「没有?!!怎会呢?!妳真的没变...还是和以往一般美呢!!」
玲姐笑说:「你别逗我呢!我怎会没变呢...唉呀,自己女儿也出嫁了,怎可不认老呢!」
但那刻,我说的倒是真心话呢,我记得年幼时认识的四十多岁叔叔婶婶当真的很老呢,眼前的这个明明是位成熟美女,真的一点有不老呢!即使她这刻穿的是套传统的旗袍,她也穿得相当性感,风情万种呢!见她这样说,我忍不住答:
「真的不是呢,玲姐...我老实说吧...其实刚才...我刚才看着妳的大腿,还真...真有感觉呢!!」
玲姐不料我会如此说,『噢』的一声,接着便把腿蹻起来,再把旗袍轻轻拉低些,面上却再没笑容,她说:
「家勤!!你喝醉了,这是甚么话呢,你不是小孩了!!!玲姐还是你的外婆呢!!」说罢,她把双手盘在胸前,板起脸来。
我见她表情认真,立即收起笑容,道歉说:「对...这...这...是我对不...」
却怎她却突然大笑起来,说:
「哈哈哈哈~~~你干吗这么认真呢!!傻小子!」接着更把整个身子倚了过来,热烫的身驱和丝袜美腿压过来,我真的又惊又喜呢,便再说:
「哈哈哈哈!!我装得像吗?!!这...这....我对不....哈哈哈哈!」我不甘示弱的用手轻轻搭着她的肩膊,她也很自然地倚着我。我却偷偷的把另外的手放到她腰间,突然搔逗起来,她立时整个人在抽搐,忍不住痒,不停又笑又躲避:「哎呀~~哇哈哈哈~~不要啦!!!停手呀~~救命啊!!!哈哈哈哈!!」
我看见司机从倒后镜望过来,我立即停止,玲姐也发现司机的表情,见我停了手,她便躲在我怀中轻轻打了我手臂一下,撒娇地说:「你真坏!!你明知玲姐最怕痒的呢!!」
我醉意渐浓,也不理甚么顾忌,望着眼前娇俏的女子,也不理她是谁,把她搂起来。玲姐一点也没反对,我猜她也很久很久没和人拥抱了,毕竟女儿长大了,她又没男友吧。
我从后面轻轻拥抱着她,感觉很友善,玲姐束起的秀髮却压到我鼻前,原本纯洁的气氛被她髮根散发出的味道影响,我脑里又想那个了。
玲姐却没这烦恼,把整个人倚住我,笑着说:「家勤~和你一起真开心呢!!」
我见她没抗拒,更是越拥越实,她的身体又烫又软,些微的脂肪令她很好抱,我答:
「我也是呢!!能和妳再见真好,现在还...还当了亲人呢...」说罢,我把头躲进她的后脑的头髮间,让自己好好的嗅起来。
她可能是听到我说『亲人』两个字,接着用双手拉紧我的手在自己胸前,这样令我俩拥得更紧,我心中却想着如果这刻是面对面的拥抱岂不更好呢!!
这刻,计程车突然停了,我俩同时望望车外,原来已经回到兴华邨了,我也只好鬆开玲姐,她打开门前回头说:
「好了,那家勤也早点睡了,谢谢你送我回家。」
说罢,她便开门,下了车,我这刻又可以完完整整的望着她这天晚上又成熟又性感的打扮,还有她身体每处完美的熟女曲线,我真的不捨得分别,便立即拿出钱包,付车支。玲姐皱起眉头不解,但见我的动静,也只好站在路边等我。
付过车支,我立即跳下车,来到她面前,她却笑说:「你干吗也下车呢?!」
我说:「现在夜了,我担心妳安全吗,还是送妳上楼吧!」说着我便伸出手肘,示意她把手跷着我,她也笑着照做。但同时她也说:「傻小子呀~~你忘了玲姐做甚么的吗?我每晚下班也是差不多这时候吧,差不多二十年了,怎会危险呢?!!」
来到斜坡,我让她轻轻跷着我借力,笑说:「今天怎同呢?!妳这晚打扮得很漂亮呢,如果我是流氓,我也会上前搭讪呢!哈哈哈哈!!」
她看来也很喜欢我送她回家,毕竟她实在喝了很多,步伐也飘浮呢。她把另外的手也拖着我手臂,很亲暱地说:「哈哈哈,你这个老外、番书仔,怎会还有『流氓』呢?!!哈哈哈哈,你比我更老土呢!哈哈哈哈」
我俩说说笑笑,拉拉扯扯的,很快便回到她家门前了,她拿出门匙开门后,我便转身离开了,其实这刻我俩不知是酒精还是因为笑得太多,二人也是摇摇欲坠般的,我便说:
「好了~~外婆,那妳早点睡了!!我回去了!」
玲姐不断地笑,脱下高跟鞋后不知为什么交了给我,接着说:「好吧...拜拜,乖孙!!哈哈哈哈!!」
我手中拿着还热烫的高跟鞋,还能清楚闻到玲这的脚味,很香呢,但我却忍不住笑说:
「哈哈哈哈,妳干吗把高跟鞋给我呢!!!哈哈哈哈,妳醉了!!」
玲姐看见我的表情又忍不住笑,从我手中拿回鞋子,说:「哈哈哈哈...对了,为什么呢?!!!哈哈哈哈!!」
她拿过鞋子后,突然把门关了,我也呆了一会,便轻声说:「早唞了...晚安~~」
于是,我便往暗黑的走廊中离开了。半醉的我看看手錶刚好十二时,我正在考虑应该乘车还是步行回家好呢?!
突然,玲姐的家门打开了,她看来清醒了一点,见她把束起的长髮放了下来,在背光下,看起来年轻了十多岁呢,她脱下旗袍换了条啡色绒布吊带睡裙,下身的丝袜还未脱下来,她叫着:
「家勤,我刚才傻了...哈哈哈哈,你够钱搭计程车吗?」
我心里其实也还有点意犹未尽,立即跑回到她面前,答:「够啊~但是,我可能会步行回家吧!」
她说:「不要喇,现在十二时,太夜了,你定必很累吧,来,玲姐给你钱搭车吧!」
我拿了钱在手,近距离的望着她,她又望着我,做了个好奇的表情,我说:「嗯~~怎样说呢?!玲姐明天要回酒家吗?」
她很温柔地笑,接着摇头。我便说:「我今晚很高兴呢,但现在回家有点捨不得妳...」
玲姐笑着拉着我的手,把门打开,说:「好吧!那今晚,你便在外婆这边睡吧~嘻嘻嘻」
我立即入内把门关上。外面的环境十年如一,却没想到屋内的装修却焕然一新了。看来,玲姐和前夫离婚后,把这里重新装修过。虽然一点都不豪华,但却非常整洁。这几年来她都是和女儿同住,所以家具和设计都很女性化。和以往一样,都是两个房间,但大的房间变了她自住,从门隙看到,里面的墙色是米黄式,很多太阳花图案,床尾还挂了些女性衣物呢。
大厅很乾净很简约白墙木地,只有一张红色长沙发,小小的二人餐桌,和墙上的平板电视。
玲姐拉着我手,打开女儿以前的房门时说:「其实,我也不想一个人,虽然和可儿一起不算很多年,但一时间也不习惯她搬了...所以,其实玲姐刚才也想邀请你留下呢~」
我望着房内,发现所有东西都是粉红色的,装出惊讶的表情,玲姐也笑了起来,我便说:
「我刚才也担心...会打扰妳呢...」
她突然鬆手,说:「哗~家勤,说话这么见外呢...我很喜欢你『打』扰我呢,哈哈哈哈哈!」说着『打』字是,轻轻打了我手臂一下,后便跑了出厅。
我见她这么顽皮,心中兴奋,便追了出去,她假装躲避,我用双手抓紧她的腰,不断地搔,她不断挣扎不断大呼小叫:「哈哈哈哈!!!啊呀~~啊!不要喇!!!哇哇~~~救命呀,停手呀!!哈哈哈~!!!」
我没料到她反应这么大,她突然往后跌倒,我立即抱住她,俩人同时跌在沙发上。那刻已经夜深了,我害怕邻居听到,便停了手,她才停止叫喊。我躺在她身上,用手指放到嘴前,『舒...』,轻声说:「别在叫了,否则邻居报警了!!」
玲姐瞇起眼甜笑,又浓又长的假睫毛令她笑起来像个少女般,我俩倒没为意那刻我们差不多是面贴面般。直至我俩冷静下来,我俩突然一刻四目交投,时间好像停顿了,她的眼神很有磁力,我的手不其然放到她半掀睡裙下的黑丝大腿,手上的兴奋传至脑筋,我感到自己私处微微涨起来。
我本来正享受着这完美的一刻,她被我压住,大腿被我抚摸着,却竟然没有抗拒,只是双眼水汪汪的,面颊粉红红的,但这一切都被我突如其来膨胀了的下体破坏了。
我那里硬硬的顶住她腿间的深处,虽然是隔着睡裙,但还是很明显,玲姐那里感到硬物后立即醒过来,把我推开,我更是跌在地上。
她面上已经完全通红,和平常见惯世面、镇定圆滑的她完全不同,不知是酒精或是内心有鬼,她坐起来时却甚么也说不出:「这...你...唉!」
那刻,我不知那里来的勇气,或者是我知道这机会我已经错过一次,再错过这次便肯定没有下次了。我从地上爬起来,眼睛一直望着这个儿时暗恋的成熟女人,她却刻意迴避我的眼神。
她意会我的动作,正打算离开,我立即如狮子扑兔般,把她又压倒在沙发上。这次她挣扎了,不断尝试用脚把我推开,但是我身材被高大多,她根本无法逃脱,口中不断叫着:
「不要呀!!家勤啊!!!放开我喇...你误会喇!!!哎呀~~~快放开我喇!!!不!!!!!」
但是她越是动气,身体发出的气味越浓,是她独有的体味,把我神智迷惑,我把嘴唇温柔地引在她嘴上。起初她还在叫喊,四唇没法贴着,但我却坚持轻轻的吻着她的嘴边和下唇,逐渐她感受到我的温柔,停下来尝试和我轻轻接吻。
屋内由起初的笑声到后来的挣扎喊声到这刻的寂静接吻声,都听在我俩的耳中,强烈的对比令我俩更加在意自己正在和谁人做甚么!扭曲的关係、不伦的缠绵,加强了我们内心的慾望,既然开始了,玲姐终于不再挣扎了。
放弃了挣扎后,她开始认真地享受,主动地和我接吻,还首先把舌头伸进我的口中,我多年未尝她口里的味道,竟然和我记忆中一样甜美!
我俩在沙发上拥吻,她的双手由起初搂住我的颈项,逐渐四处游走,先是抚摸我的背部,接着便肉紧的抓紧我的臀肉。
我俩放浪的拥吻了一会,双方都放鬆了,没有早前的挣扎或纠缠,她把我温柔的搂住,在我耳边轻声说:「嗯~~~很舒服呢...家勤,或许你这样做...真的带给玲姐久违了的快乐呢~但是,我俩便到此为止呢,我比你年长差不多二十年呢...」
我用接吻打断了她的说话,她眉头皱起,但嘴角却带着被宠爱的笑容,回馈了数吻后,再说:「呵...再说,我俩刚成了亲戚呢...我是你的外婆了...」
我又和她接吻起来,这次她瞇起眼睛,边吻边说:「你...还有...未婚妻在...澳洲呢~~」
待说完,她已经被我吻得火起了,主动和我拥吻,更在沙发上捲动起来,她又下放转到上方,又再转回下方。
我的手尝试放到她的裙下,待触摸到丝袜臀部后,我便说:「呵...呵...嗯,玲姐...妳说只可以做这个...但是...可以整晚都这样吗...我这样也愿了...」
可能是因为玲姐是我成年后第一个中国女人,我爱透她的每吋肌肤了,她的面部、颈项都是白里透红,但却又紧緻细嫩,不像我女友的皮肤般,又粗糙又毛茸茸。我说罢,便往她的颈吻去,又在她的耳珠啜舔,对于她每处也细心享受着。
玲姐紧闭双眼,任由我乱吻,口里却说着:「整晚?!!怎可以...噢~~~唔~~~」
事实上,她已经很久没和人亲热了,就算是离婚前也早早没有和前夫一起了,这刻在酒精的带动下,她身体根本就是不由自主地迎合着男方而扭动,不经不觉间,她的双腿已经夹着我的左脚,我能清楚感觉到着腿间丝处的湿润呢!
我是首次和梦中情人一起,她是多年乾旱久尝甘露,我俩也安逸于互相拥吻缠绵,便乖乖的享受这种快乐。
不知道吻了多久,但也差不多大半小时,我只是记得,那刻对她的嘴唇、唾液味道和身体的香味熟识得变得麻木了,但身体却不能停下来,我俩的双手已经抚摸过对方的背部、臀部和大腿多次,触感熟悉得有如自己身体般。
我见眼前的玲姐,早已闭起双眼,在我怀中像小鸟依人般享受温柔,酒精加上夜深令她意识迷离,但屋内和大厅还是灯光火猛,我知道她早已彻底软化了,便把她整个人抱起来,往她的睡房去。
她这便张开眼睛,半开的瞇眼望着我,明明知道我是要带她进房里,她却没作声,眉头微戚,像有千言万语未说。
我口里却说:「美人...别担心,我只是想妳躺得舒服些罢了...」
说罢,我把房门关上,斗室的寂静回音,可能触动了她心底的某种慾念,她打了个颤,我把房的灯也全关上,只有室外的街灯照明。
我把她放在床上,没想到她的手竟然拉着我的手不放,我心里想,这个是谁呢,不是早前那个挣扎要阻止我亲热的长辈吗?
我乖乖的躺在她身边,她便变回早前在沙发上的姿势,和我拥抱起来,更主动和我接吻着。我俩躺在大床上,舒适多了,这样又湿吻了好一会,幽黑的环境下我俩都闭目享受。
可能是大家都实在太累了,加上酒精睏人,不经不觉间我俩便相拥而睡了。
睡至凌晨间,我突然醒来,心中像火烧般,张开眼精,早已适应了光暗下,我望着自己怀中的真女人,睡裙上身半穿,露出红边粉红色的花纹胸围,下身她把肥美的黑丝大腿跨在我右腿上,我的手贴着丝袜的感觉把我脑筋带往自己身上的另一个器官。
原来我心中的火是来至,一直未软化的下体,这刻那里真的是从里面痒出来。我不理怀中的她是否已经熟睡,便悄悄的脱了外裤和袜子。我轻轻的把右腿伸入她的腿间,她这刻是侧着睡,所以自然地把我的大腿夹住。从早前缠绵时得知,她很喜欢这姿势,定必是这带给她那里某种快感吧。
我半脱内裤,拿出又痒又胀的肉棒,忍不住勃弄着,心中的慾火才稍稍降温。事实上,我单是望着夹住自己的黑丝大腿和性感脚指已经可以洩了,但是我还想享受多片刻呢,毕竟已经憋了整晚。但是我还不敢尽庆,担心动作太大会弄醒了玲姐。
我那刻非常敏感,不一会便闭目享受高潮来临,但突然感到下体那里多了只玉手,握着肉棒在摇。我转身望过去,是半梦半醒的玲姐,用沙哑又磁性的声音说:「很辛苦吧?!我们只做这...让我替你洩了...」
我还未及回答,已经感到下体被柔软和温暖包围,街灯照进睡房中,我俩从睡梦中刚醒来,体力恢复了,但意志还被酒精和夜深牵引着,满肚原始慾火,一男一女最应该做的事来得太自然了,甚么伦常道德都不值一想了!
玲姐刚醒来,睡裙衣衫不整,我这角度望过去,长髮遮面的美女,头上头落地享受着我的宝贝,熟女的胴体半裸,又在我面前摇动。睡裙拉高至腰间,露出黑丝袜包着的内裤和两条性感无比的肉腿任我爱抚。
她久未尝男物,很快便性趣大起,吸啜的力度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那快感实在太大,我忍不住叫了出来,也不理那刻已经是凌晨三时了:「噢!!!!!!哇哇!!!!!舒服呀!!!!!」
我的叫声却带给她满足感,她虽然口里塞满,还发出闷叫声:「嗯!!!!!嗯~~~~~」
我身体虽然很满足,但心里却是若有所失,毕竟还未看过这个熟女的全相,她在替我口交难道不已经冲破了我们应有的界线吗?!
我立时把那里拔出,起来把她躺在床上,我便躲在她腿间,把肉腿擘开,她虽然早已神智不清,但还说:「噢~~~不要喇...不準呀~~~」
我却甚么也不理,性慾早早已经战胜理智了,我把面压在包着内裤的丝袜上,那里原来已经湿透了,而且味道非常浓郁,枉她还在装淑女呢!!
我自然地说:「哗!!!又湿又香呢!!!!玲姐~~妳知道我想妳这里想了多少年吗?!!!!」
其实她十年前已经知道我对她有邪念呢,这刻只有我俩,而且已经变成这样了,她也不再装傻,说:「哎呀~~别说这啦...人家...当然知道...但是,不要啦,很髒很邋遢呢,别再嗅啦...宝贝~~~」
这『宝贝』二字,可能是我们关係的转捩点吧,我知道她的心意改变了,便二话不说的,隔着丝袜疯狂地舔着她的私处。暖暖的呵气,加上舌头的挑逗和震荡,玲姐多年没人到访的仙洞,剎那间带来了无尽的快感。
她受了刺激,大腿紧夹我颈,还用手按下我的头部,口里叫着:「啊!!!不要啦~~~很痒呢!!!!哇!!!!哎呀!!!很久未有这~~~~~~~噢噢噢!!!」
我不断地又舔又磨,还不时用手指在唇边两处,上下上下的颳,但那里实在流出太多淫液了,手指颳动时,黑色丝袜上会渗出白液来,我当然不会浪费,通通都吃进口中。
端庄成熟的妈妈不见了,玲姐享受了好一会后,翘起腰间,双手伸进丝袜和内裤的两边,面上露出淫秽的表情,尝试把它轻轻拉下。我虽然忙着服侍美人淫穴,但眼前看见内裤半脱露出了浓密的黑色阴毛。
这倒是我人生第一次真实地看见亚洲女性的阴毛呢,感觉很奇怪,又丑怪又淫秽但又性感!
我见她忍不住脱下内裤和丝袜,便自动地把大腿抬起压向她胸前,这样便露出了整个阴唇了!
我终于看到玲姐的丝处了!!但我要好好记着这景象,要清楚的看,于是我便爬起来,亮了房灯,玲姐矇住眼睛一会,说:「不要喇!!!关掉吧~~~人家害羞呢~~~」
我却不理会,把自己的内裤脱下,再替她脱下整对丝袜和内裤,接着也脱下她的胸围,说着:「害羞甚么呢,妳不準我和妳真正做,至少让我好好欣赏妳完美的身体吧!!噢~~妳的乳房真的又大又美呢~~嗯!!!还很柔软呢~~~」
她被我啜着自己乳头时说:「噢~~~噢~~~~唔!!!怎会呢~~~我的身体才不完美呢~~~傻瓜~~~噢!!!!!」
对,其实她四十多岁的年纪,身体某些部位的确有点鬆弛了,例如大腿的内侧或小腹间,但臀部和乳房却很丰满,整个裸体散发着说不出的美感和吸引力,我边欣赏她的美肉,肉棒变得越来越硬了!
在灯光下,她能清楚看见我健硕的身材,更明显的是下体变得很硬了。她毕竟是虎狼之年,竟然露出色迷迷的眼神。我便把身子倒转,再把她放在我身上,把她的阴唇放在我面上,她当然面向着我的一柱擎天了。
我没有示意她做甚么,只顾自己享受她又湿透了的肉唇,在灯光下,我更加细心享受每处,更清楚地把舌尖伸入她穴内的敏感位置,她立即呻吟起来:「哇哇!!!!噢!!!!噢!!!对了~~~噢!!!啊呀!!!!!」
我知道位置对了,便发劲用舌头在那处疯狂又捲又舔,这把她弄得浪叫起来。她出力把阴核压住我,心里却还是痒痒的。突然她主动拿起我的肉棒放进口中,把下体带来的震撼和快感发洩在口中的肉棒上!
这又令我更享受了,我便加倍努力给她那类舒服,这样互相享受,过了好一会时间,我其实也甘于就此洩了,但突然听到她很轻声地说:
「啊~~~~~啊~~~~~~我不行了...家勤...宝贝...快...进来吧!!!噢~~~~~~太痒了!!!!」
我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便转个身,和她面贴面地问:「呵!!!呵!!!呵!!!妳...不是不俊吗...我们不是亲戚吗...这可以吗??!!!」
眼前的玲姐,满头大汗、头髮凌乱、面红耳赤、眼神迷茫,像叫春地说:「我不理了...甚么也不理了...我实在太久没干了...我求你快进来吧...好家勤...唉唷!!!」
我又何尝不是蓄势待发呢,便把她的双腿擘开,轻托在我肩上,把肉棒对着她湿透了的淫穴,我先先在那里轻磨了数下,再说:
「噢~~~舒服吗??!!要吗??!!但是,我没套呢!!!!」
「哎呀~~~舒服呀~~~别再磨了...痒死了!!!!不要紧啦,你别在里面射便可以了....来吧...求你啦!!!!」
我还是继续地磨着,说:「啊~~啊~~那妳叫我吧...叫好老公干妳!!!」
蜕变成淫娃的玲姐几次尝试把下体压向我的肉棒不果,立即叫着:「当然可以啦!!!噢!!!好老公~~~干妳骚老婆的小穴吧!!!!快点给我快...感!!!!!!!」
我未待她说完,便把整条肉棒插至底部了。
「哗哗哗哗!!!!!!!!!!!!!!!!噢!!!!!!!!!!」我俩同时大叫着,她的声线已经全沙哑了,但声线当中充满享受和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