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图片 >> 天地之间 第七十三章 凤凰涅槃

天地之间 第七十三章 凤凰涅槃

时间:2018-05-16 娟儿尚且沉醉于同性密戏的欢乐与风情的时候,月琴不知什么时候却睁着漂亮的大眼睛观看我和莉儿的淫媾交合,风骚动人的她此刻也不由得面红耳赤、心惊肉跳,我向她咧嘴一笑,把莉儿的上半身推到床上,用力分开玉臀继续挺动。
  莉儿欲仙欲死,又哭又叫,早顾不到其他了,雪白的肌肤变成和毛衣一样的粉红的颜色。月琴放开谢娟,俯身过来抱住她的臻首柔声抚慰,一面抚摸她的长髮,一面不住亲吻。莉儿的大腿和玉臀上晶莹一片,连白色的紧身羊毛裤也被打湿了。我的下腹也湿漉漉的,玉茎彷彿烧红的铁棍,坚硬得难受,却又敏感异常,每一次出入都能产生强烈的快感。
  莉儿越来越是瘫软,好似要虚脱过去,丰满的屁股上布满了小汗珠,空气中洋溢着她成熟的体香。我不停地重重撞击,心境却如湖面一样平静,只是用心体会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奸弄这样的大美女的确在心理上是无上的享受啊!
  莉儿呻吟一阵,又欢快一阵,再默然片刻,不断反覆,蜜壶吐出的蜜汁越来越浓稠,越来越芬芳,我探手捞了一把,涂上她粉红紧缩的菊花蕾,然后轻轻将食指慢慢插了进去。莉儿颤抖了一下,却无力抗拒,我一面快速挺动,一面让食指轻柔弯曲挖弄,待她适应后再缓缓抽插,窄小的菊花蕾紧紧夹住手指,我不断涂上蜜穴口吐出的爱液,并逐渐停下玉茎的抽插,专心对付起她的后庭来。
  月琴一面抚慰着莉儿,一面拿过来那管「春水」牌润滑液等着我的召唤,眼波流转、娇媚无比,神色间却甚是兴奋,我对她邪笑道:「宝贝儿,来给你胡莉姐舔舔!」月琴一跃而起,跪到莉儿身后,舔上她的菊花蕾。莉儿浑身一震,呻吟道:「琴妹子……」月琴却不理她,将食中二指插入她的蜜壶快速出入,舌头灵巧的挑逗着菊花蕾。
  因为俯身,那黑色直筒短裙下棕色羊毛裤包裹着挺起的玉臀在我面前不断摆动,我心中激荡,一把撩起她的短裙,一手抓住跪趴在床上而底朝天的黑色尖头绒面高跟中统靴的那根风骚诱人的银色金属细高跟儿,一手搂住她的细腰,分开臀沟用力插了进去。
  月琴的蜜壶内虽然早已是火热湿润,却仍然浑身一震,我慢慢挺动,一面俯身上去注视她口上的动作。月琴用力扳开莉儿的两片臀肉,舌尖在张开的菊花蕾轻轻搔弄,莉儿敏感的不住颤抖,我拔出玉茎嘿嘿一笑,走到她身后,到莉儿身旁凑上去笑道:「莉儿,怎么样?」莉儿玉容绯红,羞的埋下头去,月琴懂事地笑着向我献媚,我示意她将手中的「春水」涂抹少许在莉儿的屁眼儿和我的大话儿上,然后我慢慢地搅匀涂遍将要战斗的地方。莉儿轻轻哼了起来,我再插入涂了润滑液的中指,用手指预先不断凌辱着她,逐步扩大菊花蕾的宽度。
  「胡莉我的心肝儿,爷今天可就要受用了你这嫩屁眼。」我一边淫笑着一边挑逗着胯前的美女,「亲亲,你身上三个销魂洞总算有一个让我享受了破处的快乐,我真爱死了你这个潘金莲也。」
  月琴跪到一旁,仍替我用力分开莉儿的屁股,媚笑着望着我。我讚赏地拧了她的脸蛋一下,将玉茎慢慢刺入莉儿的蜜穴,挺动了几次再拔出来移到后庭,月琴目中更是异样,用力将紧缩的菊花蕾拉成个鲜红的小孔,莉儿似乎知道快要发生的事,又激动又羞耻地竟然有些抽泣起来。
  月琴却将菊花蕾拉的更大,向我使了个眼色,我凑到她耳边笑骂道:「小淫妇!」她的神情更是兴奋,也凑上来低声道:「爷,还等什么啊,快享受了这天仙大美人儿的屁眼吧,让她和我们一样对你死心塌地!」我狠狠瞪了她一眼,她腻笑起来,神色淫蕩到极点。
  我微微一笑,把硕大的龟头抵在莉儿张开的屁眼上,手指用力一压,硬生生挤了进去。莉儿浑身巨震,「啊」的一声立即就要挣扎,我一手压住她的粉背,一手抱住玉臀,顿时令她再难闪避。月琴转而捻动她的蚌珠,抚摸饱满的蜜唇,良久莉儿才慢慢鬆弛下来。
  月琴将蜜汁和「春水」不断涂到肉棒与菊花蕾,我这才又继续向里挤去,莉儿立即又再绷紧,把玉茎夹的死紧,我马上又止住,不让她过度反感。如此不断重複,良久插进去了一半,我有了插月琴后庭的经验,知道这之后要好办的多,不再深入,转而慢慢抽动。莉儿又涨又酥,忍不住哼出声来,月琴在旁不停地帮着我,后庭内逐渐润滑,屁眼也扩张了许多,我慢慢加快了抽动的速度,莉儿的呻吟大声了起来,月琴给我涂上爱液,向我打了个眼色,我按住莉儿的头,挺腰慢慢刺了进去,这次再不停留,她尖叫一声,一下绷得死紧……。
  我刺到根部,紧紧抵住她的屁股待她慢慢适应,良久她才放鬆下来,我凑到她耳边道:「莉儿,你全是我的了!」莉儿微声道:「冤家,我不是你的是谁的呢?」
  我心中激荡,忍不住快速抽插起来,紧窄的后庭紧紧咬住巨大的肉棒,进出时产生了强烈的快感,莉儿阵阵颤抖,回首流眸哀声道:「好达达,这里太紧,人家疼得受不了啦,冤家,我求你了,好歹快些丢了罢,这条命都要被你给收了去呢!」
  我俯身压在她背上,稍微放慢速度,口中却道:「对,我就是想操死你!」
  莉儿面色绯红,神态甚是妖媚,喉中轻轻哼着,月琴一直不断刺激着她,此时笑道:「胡莉姐,舒服吗?」莉儿啐了一口道:「死丫头,助纣为虐!」
  我转向插进莉儿的蜜壶快速抽插,她浑身一震,忍不住又哼了起来,小腹「啪啪」地撞在她丰满的屁股上,她终于受不了道:「爷,奴家不行了,饶了你的金莲吧!」我挺动道:「不行!」莉儿呜咽一声,却一丝力气也找不到,又是痛苦又是快活,面容扭曲起来,良久蜜壶突然箍住玉茎一阵大力吮吸,她浑身剧烈颤抖,瘫软下去,我只觉尾脊一麻,玉茎突然膨胀,阳精立即便要狂喷而出,连忙摄气提神锁住精关,月琴经验丰富,看了出来,惊讶地叫了一声:「爷……!」
  我嘿嘿一笑,又再大力抽插,莉儿高潮后神智恍惚,喉间无意识的呻吟歎息,月琴走到我身后抚摸着我,暱声道:「爷,你真要操死胡莉姐吗?」我嗯了一声,拔出玉茎又插入莉儿的后庭快速挺动,与抽插蜜壶毫无两样,她却已无力抗拒,月琴看出我的用意,呼吸急促起来,默然到我的身后用力替我推着屁股,指甲深深掐入我的臀部。
  我挺动数十次,拔出来擦了一下又刺入蜜壶大力抽插,莉儿只觉得下身连成一片,不久就再分不清蜜壶和后庭的区别,只要我大力抽插,她便呻吟不止,强烈的快感又再凝聚,我摆动的越来越快,她早已面色苍白憔悴,呼吸若断若续,蜜壶却仍然不停吐出米粥一样浓稠的爱液,月琴抬起她的脸笑道:「金莲姐,你想让西门大官人射进你哪里?」
  莉儿抓住她的手,呻吟道:「月琴妹儿,别捉弄我……我要死了……」月琴瞟了我一眼,抚摸着莉儿的脸笑道:「大官人不会让你死的,胡莉姐,您可是爷最疼的潘金莲啊,弄死了你爷可没得弄的了呢。」
  莉儿把头无力地靠在她的手臂上没有说话,我在她的身后猛干着她的屁眼大声说着,「潘六儿,我的亲亲小淫妇儿,你好生浪浪地叫着达达,哄出你达达精花儿出来罢。」莉儿在下星眼朦胧,但求能停下休息一会,什么事都愿做。
  看着天仙绝色的大美女乖乖趴跪在我的跟前,将处女后庭花儿向我完全奉献,加上莺声款掉,柳腰款摆,香肌半就,口中艳声柔语,百般难述。此时更有妖姬助兴,终于让我情性难抑,按住莉儿的头狂猛挺动几次,把莉儿雪白粉嫩的屁股只一扳,话儿尽没至根,直抵于她嫩屁眼的深处,简直是美不可当。于是怡然感之,终于将一腔精花儿丢入她的后庭中,「蓬门今始为君开」,这里平生头次享受到了被探访的味道。
  良久我拔出那话儿,但见猩红染茎,蛙口流涎,此时粘满精液和几丝猩红的下体仍然不住跳动,月琴嘻嘻一笑低声道:「爷,你看胡莉姐的屁眼儿……」我低头看去,莉儿的菊花蕾已变成个孔了,露出其中鲜红的嫩肉,白滑的精液和猩红的血丝从中不断缓缓流出,本来就饱满的蜜唇肿成个小馒头,微微的翕开,股间早已是一片狼籍,蜜唇与会阴部的芳草淫靡地贴在两侧,晶莹闪亮的蜜液顺着大腿内侧流到了膝盖,曼妙无匹,我不由嘿嘿笑了两声。
  「莉儿,上次爷就和你商量过的,爷给你加个别名吧,潘莉,你觉得怎么样。」我笑着说出了心中的愿望,「今个儿三个洞爷都弄齐了,你对爷也没有什么神秘的了,多加个名字,和以前做个区别。不仅好好当爷胯下的潘金莲,也为爷争口气,好好干一番事业,好吗?」
  圈子里的人,包括我都清楚,胡莉曾经是张有福的情妇,但改了潘莉以后,知道的就不多了,从头给她个开始,也给我自己一个开始,有莉儿在身边的日子,感觉的确不一样啊。
  「我的冤家,你想弄死我呀!好,我听你的,什么都给你了,连那里都被你弄成这个样子,还有什么好说的。」莉儿被干得实在不轻,微声幽幽地说着,「命都是你的了,名字当然也听你的。现在开始,人家就是潘莉了,爷,您可要多疼人家啊!」
  我微微一笑,轻轻地温柔抚慰,她蜷伏在我的怀里沉沉睡了过去。月琴替莉儿清洗乾净,盖上被子,这才到我身后躺下。我转身搂着她笑道:「宝贝儿,爷越来越佩服一个人……」月琴媚笑道:「是谁呀?」我笑道:「你猜猜………」月琴瞟了一眼缩在牙床一角、向里蜷着身子的谢娟笑道:「是不是咱们家娟儿呀?咱对她也佩服的紧……」我笑道:「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谢娟「嘤」了一声,转身坐了起来嗔道:「月琴,不许你同爷合伙欺负人!」月琴笑道:「你能忍这么久,咱们本来就佩服嘛!」
  谢娟摇着我撒娇道:「爷,胡莉姐今晚真太惨了!」我笑道:「是吗,你看看你家胡莉姐,也就是潘莉姐,别说那么複杂,叫二姐就可以了!」谢娟看了莉儿一眼,却惊奇地发现莉儿脸上虽然疲惫憔悴,却有无限的满足和舒适,心跳不由急促起来。
  我微微一笑,道:「我没放过她,但爷做事始终有分寸,不会伤着她的,要不今天买那『春水』干什么?」谢娟垂下头去,我拉过她笑道:「你看了这么久的戏,想不想要?」谢娟惊道:「爷,娟儿可受不了二姐这样的款待啊!」
  我笑道:「你当然不能和二姐一样,她可是你的主子啊!」谢娟垂下头去,月琴嘻嘻一笑,脱去她的鹅黄色毛衣和短裙,只留了条围巾在脖子上繫着,我始终不喜欢一丝不挂的女人,觉得那样太贱了。
  我俯身压上谢娟,她的身子灼热,浅灰色羊毛裤裹着的下身中间早已湿成一片,萋萋芳草淫靡地贴在股间,我温柔地进入了她,轻轻挺动,片刻她就洩出身来,我笑道:「忍了很久吗?」她俏脸通红,点了点头,月琴一直躺在身旁看着,此时道:「娟儿,二姐今晚可快活死了,你当时听着想不想要啊?」谢娟拧了她一下。
  我笑道:「我真想不停地操你们的二姐,让她累了就睡、醒了又接着做,乾脆操死了她,我也跟了她走才好!」谢娟受不了我的淫言蕩语,嗲声道:「爷……」我突然瞪着她道:「你也一样!」谢娟吓了一跳,月琴咯咯娇笑,我忍不住笑道:「宝贝儿,你很乖,和你开个玩笑而已!」谢娟大羞,握拳在我胸前捶着,我搂起她的纤腰用力抽插起来。
  我让她举起双腿,玉茎快速的出入,谢娟虽然也是个漂亮的大美人儿,但和美艳的莉儿、风骚的月琴比起来,只是清秀婉约、性格温存,姿色多少排在了后面,而且是三女中最不耐战的一个,迎合了片刻就软了下去,我把她翻了过来,一面挺动一面玩弄她的菊花蕾,她早知会有如此一日,也不怎么扭捏作态。
  月琴抚摸着谢娟的玉臀,笑道:「爷,今晚您要一箭双鵰也弄了娟儿的那里吗?」我摇头笑道:「今晚已採了一朵,精力也有些不济,以后再说吧。人啊,要知足长乐才是!」谢娟似乎鬆了口气,我大力挺动,不久她便没口子求饶,月琴早已翘首以待,我压到她身上,深情地注视着她迷人的大眼睛。
  月琴欢喜暱声道:「怎么了,爷?」我柔声道:「宝贝儿,今天你的表现太好了,这么乖,爷要好好疼你!」她晕红着脸蛋,暱声道:「是,爷想怎样疼你的小骚货都可以……」我邪笑道:「你想不想和你家二姐一样?」月琴的身子掠过阵阵热潮,颤声道:「今天饶了骚货吧,人家怕受不了……」我嘿嘿一笑,把她抱起放到床沿,刚好是莉儿刚才跪着的地方……。
  待我将精液全射入月琴的蜜壶时,她已快活的奄奄一息,片刻即睡了过去,此时夜已经深了……。
  第二天的清晨,马上就要回到熟悉的家乡~~江陵了,我们既渴望回家又多少有些忐忑不安起来,这么几天在一起,大家都融为了一个幸福欢乐的整体,真不知道回去后有没有什么变化呢。
  虽然晚上干得很晚,但我早早就醒了,正抽烟的时候,莉儿也醒了过来,真情流露很自然偎依到我的怀里来,我拿过床头柜上的矿泉水先漱了漱口,然后倒上杯红酒一边品着一边对身旁的莉儿说,「莉儿,你知道现在中国男性的性启蒙是从什么地方开始的吗?」莉儿看着我没有出声,「是从许多的女性写真开始的,而这些大多是日本的。所以我始终想说的是,不管日本怎么不好,但我讚美日本女性。」莉儿有些奇怪我为什么此时会发出如许感歎,「为什么呢?」
  「因为她们将自己的美向全世界绽露出来,不过好像日本的女性在历尽无数风霜以后,剩下的那点清纯最可贵,中国女性似乎是从一片白纸上起步,无数清纯中苦苦寻觅成熟和美艳的感觉,可悲的是最后常落于恶俗。所以,像你这样优雅漂亮的中国女性也应该大方一点,向我们中国男人绽露你今生最美的时刻和诱惑,那样的话这世界会增加多少美丽和性感啊!」从骨子里我觉得还是中国女性漂亮大方,不仅身材还是脸蛋比起小鬼子来说那都要大气得多了。
  「说得倒是好,那我把自己献给大家看你愿意吗?小气鬼,我才不相信你不吃醋呢!」莉儿笑吟吟地看我的反应,我想了想,最后还是摇了摇头,真的要是献出自己的绝色小老婆,不仅心里不愿意,连想都不敢去想呢,打死都不会愿意的。人啊,多少还是自私的。
  在机场候机室等待回江陵的航班起飞的时候,我闲着没事看莉儿买水,也真有些邪乎,她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向二十出头的男售货员抛了一个媚眼,就唬弄得那小伙子神不守舍,几乎忘了收钱。
  等她回来我拉着她让介绍一下抛媚眼的技巧,月琴和谢娟也特想听,于是莉儿就「媚眼」问题开了一个短小精悍的专题讲座。
  她说,「据我的经验,拿媚眼勾人有想像不到的奇效。媚眼不是傻乎乎的直视,是斜刺里冷不丁飞出来的眼风,有奇兵突袭、直捣敌人心脏的意思。媚的第一要点是:先要望住他,等他回望时再迅速扭开。媚的第二要点是:绝不能和他对视的时间太长,太长了,就变成了火辣辣的凝视,媚态皆无,反而显得有点傻,有点性饥渴,像个性慾狂。媚的第三要点是:一定要飞去飞回,闪烁不定,轻舞飞扬。」
  末了莉儿说,「你们好好练吧,多练习几次功力就会提高了。其实女人只要漂亮,有一双迷人的大眼睛,笑起来自然就很动人,再多学习一下成熟女人勾魂的要点。像月琴和娟儿妹子有这么好的基础,只要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苦练下去,最后肯定会功德圆满,成为媚眼无敌的电眼女郎!」
  听她这么一说,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各行各业都有学问啊,连抛媚眼都有特殊的技巧,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本来就长着两双漂亮迷人大眼睛的一对尤物月琴和娟儿先拿我招呼,两下就把我搅得心慌意乱、情慾勃发,实在让人受不了这对初现雏形的妖女身上那股对男人具有极大腐蚀作用的妖气和媚气,我连忙让两女转换对象,乾脆对着身旁贼眉贼眼的老胡他们几个试验试验吧,最后一次了,留个纪念也好。
  结果两女这么眉来眼去、烟波万里地一弄,老胡几个面红耳赤、兴不可遏,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指不定会弄出点什么来呢!
  两女笑着对我感歎说,二姐潘莉的这两句太管用了,正中靶心、果有神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