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蜜桃咖啡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咖啡文化 >

西藏唐卡画师贡觉杰的成长与蜕变

2017-08-06

  中新社拉萨8月5日电 题:西藏唐卡画师贡觉杰的成长与蜕变

  作者 赵玉芹

  勉冲·贡觉杰,今年刚好三十而立,却已拥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藏族唐卡(勉萨派)西藏自治区级代表性传承人、西藏一级唐卡画师、西藏唐卡画院副院长等多个头衔。

展览中的唐卡《宗喀巴随身八大弟子》。 李林 摄 资料图:西藏唐卡。 李林 摄

  贡觉杰的家族已有上百年的历史,世代传习唐卡绘画。到现在,他已是勉冲家族勉萨唐卡画派第五代传承人。他出生在西藏日喀则市拉孜县的,家境殷实。这一点比其他的唐卡画师幸运得多,贡觉杰不用考虑温饱,心无旁骛地学画。

  他说:“在唐卡世家耳濡目染,能学到很多且最正统的勉萨派唐卡文化,这也是促使我受到众多肯定的重要原因。”

  贡觉杰的唐卡绘画启蒙较早,7岁时便跟着叔叔——家族第四代传承人勉冲·罗布斯达学习。“那时候,年纪小玩性大,只知道要完成叔叔布置的所有功课,描摹不同的佛像,笔下线条枯燥又无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着。慢慢地,这些枯燥的线条勾勒出佛像的神韵来,才觉得5年的白描基本功有了趣味。”

  “到后来,一说起每尊佛像,它固有坐姿手势、头饰花纹、璎珞宝珠,还有手里的法器都能清晰记得。”以至于在前不久的西藏自治区工艺美术大师评定中,贡觉杰用了考试的一半时间就完成莲花生大师唐卡画像的白描,最后凭借优秀的综合成绩成为唐卡组最年轻的西藏工艺美术大师。

  19岁之前为了家族意愿而画唐卡,19岁之后为了传承而画唐卡,不自觉地,贡觉杰身上背负的责任悄然转变,“比之前更卖力的学画了,这才能成为我期待的唐卡文化优秀的传播者。”

  11年前,西藏唐卡行业还处于不温不火的发展状态。这一绘画成就缓慢、经济价值相对一般,看起来不怎么“实惠”的艺术不太受宠。但是,贡觉杰知道,千年的唐卡艺术文化只是暂时“遇冷”,在这一行肯定也有很多跟他一样的年轻人为其在努力,也在期待唐卡“春天”的再次到来。

  如他所愿,在随后的几年,唐卡绘画发展迅猛,越来越多的人从事唐卡绘画,这也使得唐卡逐渐成为西藏艺术行业的“翘楚”。西藏统计数据显示,能够独立完成作品的唐卡画师近千名,从事唐卡产业的人数达上万人。为此,西藏官方出台了《西藏唐卡分类地方标准》规范,对唐卡市场进行规范引导。

  现在,贡觉杰担任了西藏唐卡画院副院长,也是画院(勉萨派唐卡传习基地)的老师。不过这并未影响他对唐卡绘画的自我要求,“每天保证七八个小时的绘画,画笔常拿,初心才不变。”

  贡觉杰说:“当画匠容易成艺人难,很多年轻人太注重技法,忽略了文化艺术涵养的提升,而这一点恰是我们发展创新唐卡文化的本源。希望现在的年轻人不光有静坐一方画室的定力,更要有为其所用的渊博知识。”(完)